怀念伍景英老师

王宗玲


 
 

    伍老一八九○年出生,一九九三年去世,高寿百岁有三,一生勤奋,一生爱国,爱专业、爱学生。也一生坎坷,但高风亮节始终不变,是一代优秀知识分子的楷模。

    伍老只读了两年私塾就能考入海军鱼雷学校,毕业后在芸芸众多学生中入选全国仅有的十二名留英名额,足见他是相当优秀的。在英美留学期间,他如饥似渴地吸收西方先进科技。他曾给我们回忆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在美国曾千方百计想进一家最先进的潜艇设计制造单位,但当时一般外国留学生特别是华人是不吸收的。伍老通过一位朋友找到美国海军部长的住址,就直接写信去要求,最后是这位部长亲笔批示准他去工作的。

    伍老如此勤奋的动力与目的都是十分明确的,就是爱国,要为祖国富强作贡献,他的才华在那个年代得不到充分的发挥,但在仅能得到的机会里,他已作出了重大的贡献——设计制造过一批舰艇,设计的水雷炸沉过敌舰,培养了一大批青年,留下了著作,最后还为人民海军作出了贡献。

    伍老爱学生,这是我们两年学习中充分体会到的,他收集资料认真编讲义一字一句写黑板。他利用他的社会关系,使我们每个假期都能到较好的船厂、船舶上去实习,美国最新送给国民党海军的军舰,也让我们有机会去参观。在我们毕业后多年,每次去看他都得到他的谆谆教导。他将诗稿著作,甚至他用过的绘图仪器送给我们。移居国外后,直到年届百岁还亲笔给我们复信。

    伍老最难得的一点是思想不断进步。记得1943年有一次与伍老到某厂参观,午间即在厂区附近小饭馆吃。进门一看摆的是旧长条凳,坐满的是一身油污的工人,我们有点歉意,伍老却高高兴兴的率先坐下,说“这里吃饭好,劳工神圣嘛”。解放前夕中共地下市委指示要向老专家教授宣传入城八条政策,动员他们留下不要去台湾。我按组织指示去到伍老家委婉地转达,聪明的伍老还未等我说到一半就完全明白了我的来意,他爽朗的说:“我绝不会去台湾的,只希望新中国能多造船、造舰”,伍老在危城中说这番话的神态我至今记忆犹新。广州解放不久,学校要停办,伍老曾反复向军代表申述培养海事人才的重要,请求不要停办。甚至提出过折衷办法将两个系并入中大,但当时未被接受。不久支前司令部聘请他要为木船改装机动去解放海南,他又欣然接受,当时他已年届花甲,但他的思想比许多年青人还要进步。

伍老勤奋、爱国、进步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附景英老师简历

伍景英,男,广东顺德古朗村人,出生于18901114日,其父经商佛山,幼年时居乡依靠祖父教养。六岁,母去世,七岁,祖父弃养。十岁到佛山就读,从师刘积臣,历时三年,知道了一些中国人的历史。

1905年到广州投考黄埔水师鱼雷学堂,原意是:一可籍公费求学,减轻家庭负担,二是想实现男儿志在四方的愿望。考上了,1909年毕业。该时清廷欲兴海军,创设海军部,在英国订造“肇和”“应瑞”两艘练习舰,在烟台、南京、马尾、黄埔四海校各挑三名学生赴英留学,伍被选上,专司造舰,11月到达英国,第二年夏,进厂实习,跟着各部门工人工作,自木工、打磨、冷作、绘图、制模、放样等依次学习,白无工作,晚上进夜校,选习机械,造船两课,历时二年多,对肇和舰的全部建造,试航工程都有所了解,同时还得见英国战斗舰“君子”号,侦察舰“伯明竿”号,巴西,智利之战斗舰多艘的建造经过。经过二年多的观察,还熟悉了工厂各部的组织及作业次序。1912年秋考进德林大学造船科学习。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的飞船,潜艇轰炸,封锁英国,给伍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伍曾自惕励,要努力研究,冀有所得以贡献祖国。

1915年,在德林大学毕业,当时袁世凯执政,将留英海军学生调至美国电艇公司工作,在该公司研究潜艇二年多,收获很大,但仍缺少信心,后来得知朴士第次海军船厂是制造潜艇的,乃转入该厂工作,继续研究潜艇的设计、制造。

19202月回国到北京报到。由海军部派往上海江南造船所工作。1925年,国共合作,在广州成立海军局,苏联人斯米诺夫为局长,伍由同学何哲介绍,斯局长招伍回广州任命为海军造船总监。1926年,伍奉命随斯局长赴苏公干,途经海参威时,因局势变换,北伐军兴,海军局改组,伍乃自海参威折返上海,脱离海军,由陈解介绍,出任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浦东分厂机器部任工程师。19273月,广州海军处处长潘文治电请伍回广州,介绍给李济深,5月,广东成立军事厅,伍被任命为造船科科长,专司舰船的修造工作,设计60吨级及220吨级炮舰,前者有“仲元”“忡恺”号,后者有“坚如”,“执信”号,唯四舰均在香港建造。1928年,广州成立第一舰队司令部,陈策任司令,任命伍为司令部技正,至1929年底,伍以国内政局屡变,生活不安定,乃辞职赴香港,仍从船舶修造的技术工作,至1932年,陈策使人说服伍回广州,仍任伍为第一舰队司令部技正。抗日战争期间,在柳州任粤桂江防司令部雷械修造所上校所长(兼任),曾设计制造各式水雷用以封锁广东六门航道,曾在中山炸沉敌舰一艘,抗战胜利后,伍见当局仍无意治国防,加以年事已高,乃于1946年接受广东海事专科学校校长姚焕洲的聘请,就任该校轮机系主任教授之职,在校教授造船学,船舶结构设计学,船舶涡炉学,采用英、美有关课本,参照40年代有关造船及轮机杂志,译成中文,自编讲义,还著有“造船理论”一书,此书曾于1963年由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除此之外,伍还给航海,渔捞二系授课,共五个班级,每班有学生3540人。伍除授课之外,还带领学生上船或去工厂实习。参观的舰船先后有“永兴”号猎潜舰,“太平”号驱逐舰,及商船“胜利”、“海生”、“天山”、“玉门”、“怀远”、“虎门”等。参观的工厂有上海江南造船厂,香港啤利机器工厂等。伍在该校执教直至19502月,该校停办。伍由驻校海军代表钟杰明介绍往支前司令部任计划副科长,4月,海南岛解放,支前司令部结束,由支前司令部介绍往港务局(局长周材)任工程室副主任。1951年航道局成立,工程室合并于航道工程局。1953年,成立航道工程设计公司,因海港设计纯属土木工程,不是伍的专业所长,乃请调动工作。后为中南军区海军舰船修造部所聘,任该部总工程师。1954年设计一木质炮艇。该艇的主尺度:

                     总长             92’9”

                                      15’

                                      9’

                     吃水             5’

                     活动半径     600海里

                     主机             GM8-268A

                     航速             13

主要武备:37mm炮一门,12.7mm机枪4门,深水炸弹器1个,装弹4

空载排水量 80

摘自黄埔造船厂技工部档案室80吨木质炮艇说明书及总图,该艇共建造3艘,于19548月开工,19553月完工。后因年老体衰,不能坚持上班达5年之久,海军南海舰队政治部遂于196110月批准伍退休。十年动乱期,因伍曾为前清及国民党政府服务,曾受到冲击,19706月被遣返回乡。19729月落实政策回广州,19794月移居澳大利亚,1993626日,在悉尼寓所无疾去世,终年103岁。